|
9 ~ 21℃昆明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錦江酒店轉型期遭多位股東減持 中端酒店發展不及預期或拖后腿

發布時間:2019-07-05

在華住(NASDAQ:HTHT)“纏斗”OYO酒店試水中小酒店市場、首旅如家(600258.SH)謀求拓展海外市場的格局下,國內三大酒店集團之一的錦江酒店“失語”已久。

熱鬧的市場紛爭中,錦江旗下上市公司錦江酒店(HK:02006)、錦江股份(SH:600754)卻在近日接連發布公告宣布被大股東減持。而弘毅投資、Matthews  International Capital  Management(馬修國際資本)的減持,也被業內認為是錦江酒店業績不佳、商譽隱憂的正常反應。在日漸激烈的酒店市場競爭節點被大股東減持,錦江酒店之路愈發坎坷。

機構減持背后,業績、商譽隱憂浮現

作為“老字號”國企,錦江系酒店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就開始運作“經濟型酒店”。在第一波市場紅利中,錦江系酒店迅速鋪開并完成規模擴張。在與法國盧浮酒店集團、鉑濤整合后,錦江成為躋身全球酒店業前五位排名的中國酒店集團。

但也正是錦江股份頻頻收購國內外酒店集團,導致其近年來商譽極速增加,面臨減值風險。根據錦江股份財報顯示,2015年-2018年,錦江股份商譽分別為42.16億元、109.15億元、113.71億元和114.70億元。其中,2017年錦江股份收購行為頻繁,113.71億元商譽中,收購鉑濤形成的商譽為57.67億元,收購盧浮、維也納、金廣快捷、時尚之旅和都之華形成的商譽分別為48.40億元、6.69億元、0.40億元、0.52億元和0.04億元。而2016年-2018年,錦江股份又分別對都之華、金廣快捷進行計提減值。

最新一次減值準備發生在2018年,錦江股份對金廣快捷資產組按規定計提了商譽減值準備2054.45萬元,并認為盧浮集團、鉑濤集團、維也納酒店集團、時尚之旅四個資產組無需計提商譽減值準備。

酒店行業業內人士分析表示,此次計提減值遠不足以解決錦江股份多年來形成的商譽問題,頻頻收購之后,各酒店之間整合力度不足,日后還會產生更多問題。而在商譽懸頂之下,錦江股份最先面臨的就是機構減持。近日,錦江股份公告稱,弘毅投資預計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個交易日之后的6個月時間內減持股份不超過3353萬股,即不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3.5%。

然而這并非弘毅投資第一次減持錦江股份,2018年6月-11月,弘毅投資已累計減持錦江股份1506.12萬股,套現總金額共計3.82億元,占公司總股本的1.57%。2018年11月,弘毅投資再次擬減持錦江股份不超過4789.68萬股,即不超過總股本的5%。

幾乎同時,錦江旗下港股上市公司錦江酒店也被股東Matthews  International Capital Management以每股平均價1.5877港元減持48.6萬股,涉資約77.16萬港元。減持后,Matthews  International  Capital的持股比例由12.02%降至11.98%。

遭到減持后,錦江股份方面表示“這是弘毅投資基于自身財物安全才做減持,并非對公司未來發展不看好”。但華美酒店顧問機構高級經濟師趙煥焱認為,“錦江股份業績、商譽問題是遭到減持的原因之一;而錦江酒店被減持則是與其市值大大低于物業估值有關,當下錦江酒店的市值僅為13年前物業估值的67% 。”

2000多萬股8月解禁,錦江中端酒店難言競爭力

自減持消息公布后,有所緩和的錦江股份股價再次承壓,但此次減持之后也并非安全期。藍鯨產經記者發現,2016年8月,弘毅投資與上海國盛集團投資有限公司共同投資錦江股份10.48億元人民幣,占股3.71%。錦江股份本次發行價為29.45元/股,其中弘毅投資認購了20,325,976股。目前,該批股票尚屬于限售期,消息稱其將于2019年8月解禁。

至于解禁后是否會繼續減持,弘毅投資方面截至發稿尚未回復。但上述業內人士分析認為,上述增發股的股價是29.45元,現在錦江股份股價已經低于增發價,所以弘毅投資解禁后拋售也等于砸自己的定增股收益。對弘毅投資來說可能性較大的,就是等全流通后再做減持,所以此次解禁相對來說還是安全的。然而安全與否最重要的決定因素還是業績。酒店產權網聯合創始人馮少輝曾對藍鯨產經記者表示,受此前多次收購影響,錦江股份、錦江酒店的業績、運營數據一般,這會直接影響投資人判斷。

事實上,自2018年2月業績下降拐點出現以來,錦江股份的業績表現一直令人擔憂。2018年,錦江股份營收增速持續放緩,凈利增速在2019年Q1有所恢復。但從錦江股份重點布局的中端酒店表現來看,2019年業績仍然延續了上年表現。根據錦江股份最新公布的5月經營數據顯示,其境內全部酒店RevPAR(每間可供房收入)同比增長7.06%,但中端酒店微減0.35%、經濟型同增1.37%。2019年前五個月來看,RevPAR增速均出現明顯下滑,5月出租率降幅較前面4個月收窄。

境內酒店1-5月經營數據及同比變化

以中高端酒店為主的港股上市企業錦江酒店情況也并不樂觀,與2017年相比,營業收入同增4.41%至206.31億元;凈利潤微增0.12%至7.62億元;而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卻大幅下降82.11%至11.8億元。

可以看出,一直想要在中高端與華住、首旅如家等國內酒店巨頭抗衡的錦江系酒店,業績表現正出現明顯反復。中金公司的一份研究報告或透露了部分原因,其表示這是由于中國酒店行業的RevPAR增長疲軟,且錦江酒店國企改革進程緩慢,股票缺乏流動性導致。與中金公司一致,大和證券也在不久前下調了錦江酒店目標價,并預測錦江酒店2019年上半年RevPAR表現或較弱。

市場洗牌期,錦江頻頻布局海外

錦江系酒店雖然當前正面臨股東減持、業績下滑等一系列風險,但其仍選擇加碼布局海外市場。在錦江國際出資從海航手中接下麗笙酒店股權后,7月1日,麗笙酒店集團宣布上線錦江國際的酒店預訂平臺WeHotel,麗笙酒店集團上線WeHotel的53家酒店,其中18家位于中國,余下的位于澳大利亞、比利時、加拿大等地。此外,錦江國際和Sino-Cee基金還推出首家聯合品牌酒店——德國法蘭克福麗笙酒店。據麗笙酒店集團全球指導委員會主席Federico  J. González  Tejera表示,未來將把聯合品牌酒店擴展至歐洲、中東及非洲地區。

在錦江系酒店頻頻試水海外酒店的同時,業內對其管理運營能力有所質疑。趙煥焱認為,雖然錦江國際直接收購酒店資產是擴大業務版圖的捷徑,但是其現有的外資酒店品牌美譽度、認知度不高,競爭優勢不足。同時,海外酒店品牌大雜燴并不能為錦江國際更好地創造效益,想要成為真正的全球酒店集團,錦江國際在品牌建設和經營管理等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從盧浮酒店集團被錦江股份收購后的業績表現來看,2018年,盧浮集團營收5.27億歐元,歸母凈利3307萬歐元;2017年同期營收為5.12億歐元,歸母凈利為3445萬歐元,相比之下,盧浮酒店集團業績微降。馮少輝認為,錦江收購盧浮集團、維也納等酒店品牌以來,仍是以其各自發展為主,并未做到在集團內部融合互補,對“錦江系”上市公司的業績助力有限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在錦江頻頻發力海外酒店布局的同時,華住、首旅正通過與雅高、凱悅的合作不斷加碼國內中高端酒店布局。在酒店市場轉變為存量市場之爭的關鍵點,錦江是否會失了先機?

“目前三大酒店集團(華住、首旅如家、錦江)在連鎖酒店市場中集中度已經達到 45%,集中度已經較高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這僅僅是占20%的品牌連鎖酒店市場的競爭格局,依然有80%的非連鎖品牌市場空間尚待爭奪”,分析師白林對記者坦言,而錦江如果因為不確定的海外市場,失去了國內市場份額,就是顧此失彼了。